一笔出口外汇的“外储”演变之旅_深夜去殡仪馆送餐

2020/4/20 0:14:33 | 来源:外汇返佣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截至3月底,我国外汇储备已经突破了3万亿美元大关。其中有近2/3是来自于经常项下的外汇流入。

  既然出口货物是一国赚取外汇的主要渠道之一,让我们看一下,一笔通过向国外出口货物换得的外汇在我国是怎样变成外汇储备的。

  出口收汇

  章惠君是上海铁高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会计,每月都要跑到外管局一次,进行出口收汇的核销。

  上海铁高是一家经营钛材出口的贸易公司,公司不大,业务量也小,因而他们与国外进口商选择的是“电子汇款”结算方式。相对于信用证结算,电汇的方式较为简单。

  章惠君说,在公司发货进口商确认收货后,货款会首先打到铁高在中国银行开设的一个账户上,这个账户是“待核查账户”,铁高还不能拿来运用。在收到这笔款项后,中国银行会电话通知章惠君,跟深夜去殡仪馆送餐她做“一般贸易款”的确认。这时,章惠君就需要带着电子口岸卡等材料到商业银行进行转账,银行将确认这笔收入在外管局核定的外汇额度内并将其在额度内扣除,然后这笔收入被转入铁高的另一账户——“经常项目账户”中,也称为“一般美元账户”。进入到这一账户,铁高就可以将这笔外汇自由运用了。

  但到这时,这笔出口收汇在国内的程序还没有走完。到了月底,等手头积攒了多笔业务单子后,章惠君将带着银行签发的水单(到账通知单)、海关报关证明、核销单等文件到上海国家外汇管理局,做出口收汇的核销。

  “只有经过这三个环节,一笔出口收汇的处理才算完成。”她说。

  也只有经过这样的程序,一笔通过向国外出售货物所获得的外汇才算通过道道关卡,正式进入国内。

  不过,进入到企业账户上的这笔外汇还没有成为外汇储备。它可能被企业作为进口货物的款项来支付,从而再度流到国外。只有那些在满足了对外支付需要之后还剩下的外汇才可能最终变成外汇储备。

  2010年我国出口货物总额达到15779亿美元,同时我国还有13948亿美元进口,因此,实际上2010年有1831亿美元(出口-进口)是最终留在了国内,这些外汇将成为外汇储备的重要来源。

  进入银行系统

  当然,如果外汇只是待在企业的账户上它仅具有民间身份,还需要经由银行系统、进入到央行的账户上才会成为具有官方身份的外汇储备。

  一般来说,企业在收到外汇后通常会进行结汇。

  “因为没有进口业务,不需要进行付汇,其他的付汇也少,而且现在人民币一直升值,越早结汇越好。”章惠君说,铁高的做法一般是立即结汇。

  “结汇”指企业将外汇卖给银行换回人民币。在进行结汇后,铁高的美元账户上缺少了一笔美元,而人民币账户上则会相应地增加一笔人民币存款。而对于银行来说,买入的这笔外汇收入转到了银行自身的账户上,需要纳入综合头寸管理了。

  根据国家外管局的要求,商业银行需要将自身持有的外汇头寸控制在一定额度内,即所谓的综合头寸管理。对于超出头寸的部分,商业银行需要在外汇市场上卖出。反之,如果头寸不足,则需要买入补足。

  曾在工商银行某分行国际业务部任职的胡小姐告诉记者,银行每天都要把持有的外汇头寸保持在限额之内。分行的头寸限额由总行分配,总行的外汇头寸限额由外管局核定。

  “分行的交易对手就是总行,如果超出限额,分行要卖给总行,分行的头寸汇总后成为总行的头寸,超出限额的部分总行就要拿到银行间外汇市场上平掉。”她说。

  银行间外汇市场是一个主要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组成的市场。当商业银行将多余的头寸拿到这个市场上进行平盘时,它需要寻找到另一家恰好短缺头寸的银行作为交易对手。由于我国的外汇流入多于外汇流出,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大多数银行都需要卖出外汇头寸,只有少数银行需要买入外汇头寸,很多银行将可能找不到交易对手来平盘。这导致了两种结果:如果任由银行在市场上将美元抛出,银行间市场美元汇率将大幅下跌,人民币将持续大幅升值;或者深夜去殡仪馆送餐一个更大的买主进入到市场中来接盘,这样人民币汇率就可以保持相对的稳定。

  显然,我国的银行间外汇市场是后一种结果,而扮演这一最大接盘手的机构就是央行。但我国央行如何在银行间市场上来操作并不透明。据了解,央行多是以隐蔽的身份来参与到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中的。

  央行买入

  “以前央行是直接在这个市场上操作的,那时主要是通过竞价系统,因为竞价系统是匿名交易,没有人知道交易对手是谁。”一位在银行间市场从事外汇交易多年的某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

  从1994年银行间外汇市场成立到2005年,我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只有一种交易模式——竞价交易,竞价交易的特点与目前股票交易模式类似,由系统撮合成交,没有人知道交易对手是谁,这也给央行干预市场以一定的便利性。

  自2006年起我国银行间市场引入了询价交易模式,交易双方互相询价、协议成交,这一模式迅速超过竞价交易成为目前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主要交易模式。央行的干预模式也随之改变,央行在银行间市场设立了外汇市场一级交易商制度,通过一级交易商之手来间接参与市场。

  “外汇一级交易商会直接跟央行交易,他们从央行手中拿头寸,一般是根据央行要求向央行卖出外汇,然后再从市场中平补。”上述交易员称,不过,在某些极端情况下,例如在市场出现跌停或涨停时,央行也会借助竞价系统来干预市场。

  “一般市场成员是不会与央行直接交易的,但当市场上有更多流动性提供出来时,可以感觉到是央行在干预这个市场。”他说。

  无论是直接入市,还是通过外汇一级交易商间接入市,央行将商业银行抛出的大量美元收入自己的囊中,这些外汇被以对外债权形式计入货币当局的资产负债表中,变成了我国官方储备中的外汇储备。

  在成为外汇储备之后,这些外汇的职能也发生了改变:它们可以用来清偿国际收支逆差,保证对外支付,还可以被央行用于干预外汇市场以维持本国货币汇率,增强我国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

  当然,央行收入的美元也并不以美元形式躺在央行的账户上睡大觉。央行需要将它们运用到国外来赚取一定的收益。它们通常存在的形式是国外银行的短期存款,外国有价证券包括支票、债券甚至股票等。目前我国外汇储备中有逾1万亿美元是以美国国债的形式存在的。

  外汇占款

  如果故事只是到了这里,外汇储备的积累还不会如此遭到人们的质疑。但真实的情况并没有这么完美。

  要知道,央行在从银行手里大把收进外汇的同时,需要将相等价值的人民币转到银行的账户上。这些因外汇而得来的人民币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被叫作“外汇占款”。央行收进的外汇越多,银行账户上的人民币资金越多。这些不断流入的外汇,实际上成为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源头。

  如果任由这些基础货币投放出去,可能造成的结果就是货币超发、国内流动性过剩,进而引发资产价格泡沫、严重的通货膨胀。为了避免这一局面,央行又采取各种手段将这些人民币回笼。

  央行最初采用的手段是进行正回购,但受制于央行自身持有的国债规模的限制,正回购的回笼规模十分有限。从2003年开始,央行创造了央行票据这一回笼工具。目前央行票据已成为主要的公开市场操作手段。目前我国的央票余额已达到4万多亿元。

  可以想象,如果外汇资金不断流入,央行放出的外汇占款越来越多,央行需要回笼的货币也越来越多。同时,过去发行的央票因为到期也需要继续回收回来,这意味着央行的回笼压力越来越大。为了缓解这一回笼压力,央行于2006年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作为微调的货币政策工具频繁使用,通过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来达到回笼外汇占款的作用。

  央行副行长易纲日前透露,央行用存准率大致收回了吐出基础货币的80%,这些货币以某种方式冻结在中央银行的体系内,不再参与货币乘数效应。

  但易纲坦言,央行目前的压力依然比较大。

  摘自 《第一财经日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