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维·马什:最终“肯定会有国家退出欧元区”,爆发

2020/6/29 7:28:00 | 来源:返佣超市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欧盟峰会达成超出预期的希腊救助方案和防风险扩散措施,暂时缓解了近期欧元的压力。然而解决欧债危机之路却并不坦荡,欧债危机还将如何演变?最终会有国家退出欧元区吗?

  7月23日,《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欧洲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联合主席戴维?马什(David Marsh)。在1978~1995年欧元诞生至关重要的十几年中,他曾担任英国《金融时报》欧洲专栏主笔,与欧洲多位政治领袖和央行行长相交多年。戴维?马什的著作《欧元的故事――一个新全球货币的激荡岁月》近日刚在国内翻译出版。

  “协议只是给了大家更多的时间”

  第一财经日报:欧洲达成了救助希腊的协议,你认为如此救助能够真正阻止欧债危机吗?

  戴维·马什:这一救助方案为希腊赢得了更多时间,而且,如果希腊债务的持有银行能够同意以“互换”的方式――用价值更低的新债替换旧债来解决希腊问题,这也会显著削弱希腊的债务量。

  但是现在有几个有价值的问题需要我们去评估:首先,即便希腊有了更多时间,它能否真正实施紧缩政策?其次,德国的议会以及其他欧洲国家的议会是否还会同意更多的救助计划?再有,IMF是否还会一直为它们提供救助资金?最后,即使希腊会对部分的债务违约,它能否重返国际资本市场来获得融资,比如两年之后?

  日报:现在欧美人士提出了几个解决欧债危机的方案,有的说要不遗余力地救助,有的说就让欧元崩溃。你最支持什么方案?

  戴维·马什:其实在我看来,现在没有什么真正的解决方案,因为现在的问题太复杂了。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利益根本不相同,混乱不堪。所以很难找到一个方案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换句话说,任何让债务人受益的方案,债权人都不会接受,反之亦然。

  问题是,在没有任何削减债务方案的情况下,希腊却被允许累积了巨额的债务。因为通常,当你拥有大量的债务时,你可以通过违约、通胀、货币贬值或经济更快的增长这四种方式,来削减沉重的债务规模。但因为货币联盟的规定,这四种削减债务方式的大门都向希腊关闭了。希腊不能违约,不能货币贬值,不能有高通胀,而且经济增长也无法实现。这也是为何解决希腊问题会这么难。

  我觉得,久而久之,希腊很可能离开欧元区。但也许不会很快离开,现在欧元区的债权国和债务国之间有太多的利益冲突和矛盾。我认为未来并不会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但是刚达成的救助协议给了所有人更多的时间,来应对如此艰难的局面。

  “意大利可能是下一个需要救助的对象”

  日报:我们知道,法国和德国的银行对希腊债务的风险敞口很大,这会不会成为未来另一个严重的问题?

  戴维·马什:是的,2010年救助方案的出台也是为了保护法国、德国的银行。去年以来,法、德银行已在削减他们对希腊债务的风险敞口,但风险敞口依然很大,他们担心希腊出问题了,无法偿还借款,这会对法、德银行带来严重冲击,也会让全球金融市场遭受重创。所以救助希腊的方案其实不只是为了救助希腊,更是为了保护法国和德国的银行。

  日报:希腊相对来说还是个小经济体,但最近意大利的问题也出现了,你觉得意大利未来形势如何?

  戴维·马什:其实,意大利是所有人都预计要出现问题的国家。意大利债务规模很大,占GDP的比重高达120%,经济停滞不前,他们很多的产业都不具有竞争力,他们的政府也能力不足。好在意大利的储蓄很高,他们相对保守,储蓄了很多钱,他们买了很多意大利政府国债。不过,一旦国际投资者开始担爆发心意大利的形势,他们的国债收益率就会飙升。逐渐的,这会抬升债务偿还成本,久而久之,偿债规模会变大,可能导致意大利政府偿还不了他们的债务。

  现在这一情况还未发生,但是,如果意大利政府不能采取非常严格的措施来抑制债务的增加(他们多年来都在尝试削减债务,但都未能取得成效),那他们可能会是下一个需要救助的对象。我无法说何时会出现这一情况,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够避免,但确实有这种风险。

  “我认为肯定会有国家退出欧元区”

  日报:现在欧洲央行开始了紧缩的货币政策,而大多数欧洲国家扩张的财政政策也结束了。这会不会导致欧洲经济进入衰退?

  戴维·马什:我觉得并非如此,德国作为欧洲的核心国家,现在的增长非常强劲,德国的预算政策相当严格,他们尝试在2015年将其赤字削减至0。而且,现在德国的经济依然在增长,这是因为德国在发展经济时做了正确的事,他们大力发展各种产业,投入很多钱到他们的教育等体系之中,德国的行业极具竞争力。但问题是,并非所有欧元区的国家都跟德国一样。

  德国这样的国家,现在也正帮助欧洲创造更多的需求,因为德国也进口了很多商品。所以德国间接帮助了像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国家。不过,德国也跟中国这样的国家进行贸易往来,所以德国需求的增加,不仅仅帮助了欧洲的国家,也帮助了非欧洲国家。因此,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效仿德国的做法,而最终留在欧元区的国家,也会是那些跟德国有相似之处的国家。

  欧元会变得越来越像德国的货币。而很多国家对此是非常认同的。那些债权国是喜欢欧洲以德国为导向的,德国这么有竞争力,实现了经常项目账户盈余。因为在货币联盟之中,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够实现经常项目账户盈余,大多数国家都是经常项目账户赤字,他们需要融资。

  德国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借了很多钱给南欧国家,这些欠款国现在还不起钱。但这一情况是无法避免的。德国现在对此感到很不满,想要改革整个体系。在一个货币联盟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那些形势良好、较富裕的国家借款给那些形势相对较差的国家。这就是现在发生的一切。

  日报:你认为会有国家离开欧元区吗?

  戴维·马什:是的,我认为肯定会有国家退出。我前面说到希腊最终可能会退出,其他类似国家也可能会退出,但我说不好他们何时会离开欧元区。

  我不认为几年之后,欧元区的国家都会跟德国一样,那些跟德国情况不相似的国家,可能会退出欧元区的。

  “欧元最终会生存下来,但成员国会减少”

  日报:那你觉得出现什么样的数据或是信号,意味着欧债危机的结束呢?

  戴维·马什:可以从国债收益率的情况来看危机是否结束。我不是指单独一个国家的债券收益率,而是德国、荷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如果这些国家的债券收益率不像现在这么分化严重,而是越来越趋同,而且在两年内都能保持这种趋同性,那么爆发可以说欧债问题得到了解决。

  现在欧洲统一了货币,你无法再从货币币值来看各国的情况,所以只能从国债收益率的情况来判断。如果德国和其他国家收益率利差收窄,而且能够稳定维持这一水平,那么这可能代表着危机的结束。

  日报:你对欧元的未来感到乐观吗?欧元会浴火重生吗?

  戴维·马什:是的,我认为最终欧元会生存下来。但可能未来欧元区的成员国会减少,而且会是以德国为中心的国家集团。我认为法国仍会留在欧元区。但像意大利这样的国家,可能就会在10年后离开欧元区。虽然现在法国和德国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但是在很多方面他们还是达成了一致。

  另外,像日本和中国,都需要其他货币来多元化他们的外汇储备,想要寻求美元的替代货币,以使之不会完全受制于美元风险的牵连。

  日报:英国人如何看待欧元?

  戴维·马什:如果在未来5~10年内,欧元能展现出它稳定、安全的特性,并从长期角度看,能够促进创造就业,提高增长率,增加投资,而且事实证明如此,我认为在那样的情况下英国会加入到欧元区。

  但英国政府和英国人民是不会加入到一个仍处在考验之中的货币。因为更换货币是件费时费力的工作,而且也有很高风险。英国现在在欧元区外观望是明智之举,而且他们可能会继续持观望态度。

  不过要说英国永远不会加入欧元区也不可能,我认为最终英国会加入到欧元区中。

  日报:有些人说,欧洲央行现在不应采取紧缩政策,而应采取宽松政策,以推动欧元贬值,这样可以提高欧元区国家的竞争力,你对此如何看?

  戴维·马什:这一说法是符合逻辑的,因为弱势欧元对于那些经济疲弱的国家来说,确实会起到一定帮助。但是,虽然符合逻辑,却不会发生。因为欧洲央行的任务就是抵制通胀,而弱势欧元却会刺激通胀的滋生。现在欧洲的通胀已经高于2%的目标水平,所以他们加息,这么做是对的,因为这是他们的使命。

  现在欧洲的利率水平相对来说还是较低的。而且,降息也存在政治层面的压力。德国现在的通胀也不低,为2.3%,虽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还不算高,但却高于他们的目标水平。所以他们对欧洲央行还心怀埋怨,认为欧洲央行加息力度不够,而且有意暂缓加息进程,因为欧洲央行可能想帮助那些疲弱的国家。德国认为欧洲央行应该做些对法、德等国有帮助的事情,因为他们的GDP比重占整个欧元区GDP比重较大。所以,现在欧洲央行加息,是再正确不过的了。

  “德国央行不信任美元”

  日报:你此前提到德国央行其实并不信任美元,能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吗?

  戴维·马什:德意志联邦银行(德国央行)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就积累了美元储备,但他们眼睁睁看着美元贬值,又不能做什么,因为当时没有别的国际货币,没有太多选择。面对美元贬值导致的外汇储备缩水,因为政治的原因,他们都没有发表什么声明,但是他们对美元贬值心有余悸,他们越发不信任美元。

  这也是为何德国央行逐年减少了自己的外汇储备,他们的外汇储备现在不到400亿美元,规模相对较小,这是因为他们不想有太多的美元风险敞口,他们现在的外汇储备有些是美元资产,还有部分是日元资产。

  德国央行削减了外汇储备量,让私人部门来承担汇率风险。银行、商业企业、保险公司、私人投资者等承担的外汇波动风险,要远高于德国央行。在1960年的时候,德国当时占世界外汇储备中的20%份额,但从此之后就逐渐减少对美元资产的持有,因为他们看到美元在逐渐衰弱。

  现在,德国外汇储备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只占1%,但德国央行却有全球黄金储备的11%,所以大家不要看各国发表了什么言论,要看他们实际做了什么,德国人做的事情就是减少对美元敞口,增加了自己黄金的持有。

  日报:最后谈一下你对美国债务上限谈判问题的看法。

  戴维·马什:我认为最终他们会达成一致,而且届时会极大程度缓解市场的压力。尽管现在奥巴马政府压力很大,但我还是认为美国人会达成协议并有效执行。因为美国是一个国家,欧盟是由27个国家组成的,美国要达成什么协议,要比欧洲简单迅速得多。

  摘自 《第一财经日报》

layer
快乐分享